苏谢合作打开与大陆对话的窗口?难!

台湾《旺报》14日发表台湾战略学会理事长王昆义的署名文章认为,如果谢长廷真的能出掌民进党的"中国事务委员会",民进党若想要在苏贞昌谢长廷合作下打开与大陆对话的窗口,除了一个"难"字,已经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形容了。

文章摘录如下:

苏贞昌接任民进党主席以后,外传在苏谢合作下,将由谢长廷出任处理大陆政策的问题。毕竟,在大家的认知里,想要整合民进党内大陆政策的意见,一定会受到委屈,尤其是担任整合工作的人,更要在身段上比较柔软、包容。

当然,谢长廷在身段上的柔软与包容,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,只是大陆方面所在意的不见得是要看谢长廷的身段如何,而是想听党主席苏贞昌对两岸政策的表述如何,如果党主席的表述还是坚持"台独"的立场,无法接受"九二共识",相信谢长廷的身段再怎么柔软,他想要打破民、共长期的封闭性,恐怕还是会找不到着力点。

就以苏贞昌先前的几次表述来看,他在党主席就职演说中,完全不提两岸政策的问题,如果把它看成苏贞昌对两岸议题不认真,所以提不出一个未来取向的愿景,那未免太小看苏贞昌背后幕僚群的能耐;如果把它看成苏贞昌还未有一个符合民进党内共识的大陆政策,所以不愿把话说死,那还情有可原。

但是,从他接见由波顿率领美国企业研究院(AEI)访问团时所说的话来看,想看苏贞昌能够超越自己的可能性,恐怕是不存在的。苏贞昌对AEI访问团的表述是,外界对民进党的"中国政策"相当注意,他认为"立场上长期坚持是对的,但是态度上与方法上可以与时俱进"。

苏贞昌所谓的长期立场,指的是"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,任何现状变更都要经由公民投票",这是民进党长期坚持的立场,他希望能在这个立场上,对大陆的"态度与方法与时俱进"。

既然立场上是民进党长期坚持的"台湾独立",那还有什么"态度与方法"能取得大陆的信任,进而愿意与民进党进行对话呢?相信两岸的涉台研究者,也不可能帮他找出方法来。

事实上,民进党在长期坚持的立场不变之下,从2000年陈水扁第一任就职演说所提出的"四不一没有",到蔡英文在今年竞参选时所提出的"台湾共识",这长达12年期间,民进党所提出的方法不可谓不多,而在态度上,也像四川的"变脸"一样,随时都可以变。

但大陆从头至尾只有一个立场,就是坚持"九二共识"。能接受,什么都可以谈;不能接受,什么都不可以谈,所以在民进党无法接受"九二共识"的前提下,民、共想要展开对话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同样的,如果从谢长廷的角色来看,过去谢长廷虽然提出过"一国两市"、"宪法一中",在参与民进党"总统"初选前,他还提出一个"重迭共识",这么多的名词看似离"九二共识"不远,但是谢长廷提出这些名词时,民进党的权力都不是操之在他,使得谢长廷的名词,只能当成画饼充饥,没有实质的效用。

如果谢长廷真的能出掌"中国事务委员会",民进党的权力也非操之在他的手上,没有权力就没有话语权,所以相信大陆想要听的不是谢长廷在说什么,而是苏贞昌在说什么。

苏贞昌既然在就职演说中不提两岸政策的方向,对波顿访问团说的也还是"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",那么相信谢长廷身段再怎么柔软、包容,也无法超越苏贞昌去打开跟大陆对话的窗口。

何况,过去4年来民进党既反对马英九当局跟大陆进行政治谈判,也无法接受两岸签署"和平协议",这跟大陆的认知差距越来越远。

从以上各种面向来思考,民进党想在苏谢合作下打开与大陆对话的窗口,除了一个"难"字之外,已经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形容了。